叙利亚以前曾有过化学攻击吗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8-04-20展开全部叙利亚东古塔的战事临近尾声,眼看和平在望,却出人意料的传来化武攻击的消息,欧美主流媒体大肆渲染,各国政客也添油加醋,大放狠话。自从叙反对派控制地区杜马镇遭疑似化学武器攻击之后,笼罩在叙利亚上空的战争阴云迅速积聚:西方各国强烈谴责巴沙尔政权、特朗普警告24小时到48小时内做出回应,将发动军事打击;美、英、法元首通电话,协调行动,要联合对巴沙尔进行强力回击;同时特朗普中止对拉美的访问,放弃出席“美洲国家领导人”会议,美军航母战斗群大规模向地中海集结;另一面俄罗斯总参谋部宣布俄罗斯军队进入一级战备,同时俄罗斯在叙的防空导弹系统提高战备等级……

  与此同时,俄罗斯的股市和汇市崩盘,欧美对俄罗斯的金融攻击让俄罗斯损失惨重。就在世界猜测美国或法国会不会对叙利亚大打出手,美俄大战一触之发之际,叙利亚政府军的一处空军基地遭到导弹袭击,八枚导弹被防空导弹摧毁了五枚,剩余三枚命中目标,香港王中王,基地内据称有俄罗斯和伊朗的军人,共有四名伊朗军人和三名俄罗斯军人丧生,袭击者是以色列,行动事先征得了美国同意。这场袭击可能是美国更大规模轰炸的路演。战争乌云密布,美国和俄罗斯真的要在叙利亚大打出手吗?美国和西方仅仅是泄愤还是真的要钻进叙利亚的帝国坟场?抛开这些纷纭错综的表象,我们先来看看叙利亚发生了什么,揭开背后的战争逻辑。

  我们都知道叙利亚是一个只有2000多万人的小国,但是叙利亚战争却不是一场小规模的战争,由于外部势力的卷入,历时七年的叙利亚战争被打成了一次小型的“世界大战”。相信大家都应该还记得2016年11结束的阿勒坡战役,当时的形势就是几乎所有在中东有重大战略利益的国家都卷入了其中,包括我们中国。

  在阿勒坡战役中,中国、俄罗斯、叙利亚政府军、伊朗、伊拉克、朝鲜、黎巴嫩等国家结成一方,美国、法国、英国、沙特、约旦、以色列、叙利亚反对派、库尔德、ISIS、摩洛哥等为另一方,打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小型“世界战争”。最终,中国抓住了美国政府换届的战略契机,果断派出了军事顾问团访问叙利亚,直接提供战略战术的指导,输送大量战略资源,快刀斩乱麻,迅速结束了缠斗四年多的阿勒坡战役。阿勒坡战役号称是叙利亚战场的斯大林格勒战役,就此彻底扭转了叙利亚政府军被动挨打的局面,而中国军队出手,也展现了“陆战之王”的风采。

  而最近接近尾声的东古塔战役,我们可以看作是俄叙联军“攻克柏林”的战役。东古塔虽然不像阿勒坡(叙利亚第一大城市,拥有近200万人口)那样是一个大城市,但是它却临近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可是说是威胁叙利亚政权心脏的尖刀。东古塔位于大马士革东部郊区,为海拔600米的高地,包括众多小城镇和村庄,战前拥有200万居民,目前大约还有数十万居民。叙利亚内战爆发后不久,恐怖组织拉赫曼旅于2012年占据了东古塔,随后叙利亚政府军对东古塔进行了长达五年的包围,可始终未能攻入东古塔。

  并且随着叙利亚政府军在各个战场上的节节胜利,东古塔地区成了武装在大马士革郊区的最重要据点,最后的堡垒。许多在其它战场被击溃的叛军也向东古塔地区集结,当地除了“”、“沙姆自由人组织”、“拉赫曼军团”等武装外,还有与“基地”组织有关联的极端组织“征服阵线”等。

  这些叛军并非全是乌合之众,其中许多都是原来叙利亚政府军中的逊尼派武装,这个跟伊拉克的伊斯兰国也聚拢了大批原萨达姆政府军中逊尼派武装是一样的。所以有比较强的战斗力,也很懂得军事斗争,他们早早地把东古塔地下挖空,变成了一个由地堡交织而成的堡垒,所以叙利亚政府军一时也拿它没有办法。

  事实上,政府军对于东古塔的围剿从未间断,但是由于叙利亚政府军的精锐都在外地征战,根本奈何不了东古塔的叛军。例如从2017年6月至9月,叙利亚政府军对东古塔发动大规模的进攻,结果却是以损失了1700多人,36辆坦克被击毁而告终,根本就没能攻入东古塔。

  今年以来,由于叙利亚战局大体已经稳定,政府军已经消灭了除库尔德武装以外的绝大部分叛军。2月18日叙利亚政府军集结了6个师又三个旅,辅以地方民兵部队再加上俄军“顾问”和空军支援,共计6万余人的精锐力量包围了东古塔,决心拔掉大马士革近郊这个最后的“钉子”。

  此次东古塔参战序列包括叙利亚政府军的劲旅“老虎师”和叙利亚第一装甲师。除了这两支在内战中一直活跃的精锐部队以外,被抽调来参加东古塔围攻战役的部队还有:叙利亚第14特种作战师,第4机械化步兵师,第七装甲师,第9装甲师,共和国卫队104空降旅,共和国卫队105旅,共和国卫队106旅,以及叙利亚空军,俄罗斯空天军,俄罗斯陆军特种部队,伊朗革命卫队以及叙利亚民兵和伊拉克援军。参战兵力超过6万人,并携带有超过500门榴弹炮和火箭炮进行火力压制。

  但是对于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军而言,最大的敌人并不是被包围的反对派武装,以六万多人的精锐之师,配以重型装备和空军支援,要消灭盘踞在东古塔的不足两万人的叛军,无疑是一场小刀切黄油的战争。问题是只要俄叙联军摆出决战的姿态或将要获得胜利时,帝国主义分子就要站出来捣乱。

  东古塔开战才没有几天,眼看着叙利亚政府军的节节胜利,美国等西方国家就坐不住了。2018年2月24日,美国、英国和法国推动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2401号决议,要求叙全境连续停火至少30天,呼吁解除对东古塔地区等4个区域的围困,以维持对这些区域居民食品和药品等物资供应,就是为了给叛军解围,然而冲突各方均无意遵守这一决议。

  只是迫于西方的压力,也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政府军开辟了两条供平民逃生的通道。2018年3月17日,俄罗斯驻叙利亚停火协调中心表示,已有1.7万余名叙利亚平民从叙东古塔地区撤离。次日,叙政府军坦克出现在东古塔地区的萨格巴镇,宣告政府军已收复东古塔百分之八十土地。剩余的叛军聚集在杜马镇等少数地区,成为瓮中之鳖。

  3月18日,也就是叙利亚政府军收复萨格巴镇的当天,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视察东古塔前线,受到了将士们的热烈欢迎。巴沙尔登上了一辆坦克,向政府军官兵发表了鼓舞人心的讲话,他说“你们射向的每一颗子弹都在改变地缘平衡,你们驾驶坦克每前进一米都在改变世界的政治版图。”

  而与此同时,在叙利亚的北部战场,土耳其大军也于3月18日开进了阿芙林城,占领了阿芙林地区,可以说这一天是叙利亚战场的又一个转折点,其战略意义相当于当年的苏联红军和盟军分别攻破了纳粹德国的首都柏林。标志着叙利亚战场已经接近尾声,如果美国和法国不加以大规模干涉,直接参战的话,叙利亚战争将就此划上句号。

  从叙利亚南部战场和北部战场的态势来看,我们就会发现,美国又被俄罗斯给坑了。当初土耳其悍然发动橄榄枝行动,进攻阿芙林地区的库尔德武装时,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感觉很诡异,甚至一些国内的公知给北约捧臭脚,说土耳其进攻阿芙林,最难受的是俄罗斯、伊朗和巴沙尔政府,北约势力再次进入叙利亚,将会不断地打压伊朗,切割巴沙尔,吞食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地盘。北约是兵不厌诈,将要板回一局,取得叙利亚战争的胜利。

  那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在面对国家核心利益上,土耳其宁愿背叛或退出北约。土耳其拥有1800多万库尔德人,如果任由美国扶持库尔德装备在叙利亚北部建立邪恶走廊,将对土耳其后患无穷,可能将导致土耳其长期的分裂和内战,因为叙利亚的库尔德武装就是由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工人党控制的。

  所以,我们从战争的结果来看,简直就是土耳其与俄罗斯、叙利亚政府军和伊朗天文无缝的配合作战,消灭了西方在叙利亚扶持的最后两支叛军。当然库尔德武装还谈不上消灭,但是如果美国和法国不对叙利亚展开大规模干涉的话,残余的库尔德武装向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军投诚,将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事实上,随着东古塔战役的胜利,大马士革南部地区的叛军已经纷纷向政府军投降了。

  叙利亚战争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可以说,美国、以色列和西方在叙利亚下了这么一盘大棋,已经到了满盘皆输的地步了。3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从叙利亚撤军,确实,如果再不撤军,美国在叙利亚的几千人的武装就会被包了饺子,前年阿坡坡战役结束时,也有几百名来自美国、法国和以色列的军事教练、顾问和情报人士被俘。面对俄罗斯、土耳其、伊朗和叙利亚的联合围殴,美国也是强龙难压地头蛇。

  然而现实总是那么富有戏剧性,就在特朗普宣布美国将要撤军的当天,叙利亚前殖民地宗主国法国站了出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接见库尔德领导人时承诺说将派遣军队进入叙利亚曼比季,与当地库尔德武装并肩战斗,以抵御土耳其的进攻。据法国《巴黎人报》报道,由库尔德武装主导的“叙利亚民主军”代表团29日会见了法国总统马克龙,代表团代表称,马克龙承诺将支持其对抗极端组织和抵御土耳其进攻的斗争,打算“尽快”向曼比季派遣法国特种部队,部队人数尚未透露,法国此次派兵将与美国方面协同行动。这则消息让世人感到法国骨子里的“大国情结”。

  我们要知道法国已经太久没有打仗了,如果我们不算利比亚战争(主要是萨科奇主导的空袭),法国军队的上一次战争还是越南战争。我们都知道,在越南战场上,中国派出了以陈赓大将为代表团长的军事顾问团,指导越南打赢了奠边府等著名战役,彻底把高卢雄鸡给打焉了,此后半个多世纪再也不敢胡乱嚣张了。那么,又是什么力量促使马克龙作出了参战的决定呢?

  首先是现实利益。我们都知道,马克龙在当选总统前,曾经在罗斯柴尔德集团下面的投行工作,并积累了他人生的第一桶金。所以,马克龙就是以罗斯柴尔德为代表的犹太金融资本的一个棋子,眼见库尔德人撑不住了,着急的不仅是以色列和美国,欧洲的犹太金融资本集团也坐不住了。所以才会有马克龙的参战。当然,曾经以“奥斯曼的巴掌”怒怼美国的埃尔多安也不是省油的灯,埃尔多安以前所未有的措辞谴责法国支持恐怖组织。

  其次是历史原因。此次法国试图派兵进入叙利亚,看似是“半路杀出程咬金”,但如果向前追溯的话,就并不显得过于突兀。十字军东征那会儿太过久远,就不说了。法国在近代与叙利亚也关系也颇深,拿破仑曾于1799年率军攻打过叙利亚。1861年法国以“人道主义使命”为由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中的马龙派基督置于自己的保护之下。1916年5月,法国通过与英国签署的“赛克斯-皮科特”协议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亚洲部分领土“大叙利亚”(包括叙利亚和黎巴嫩)等纳入势力范围,成为叙利亚的宗主国。

  既然欧洲犹太资本要参战,就要把叙利亚的水搅浑,于是我们就看到了这几天关于叙利亚的化武攻击的新闻。在舆论战场充当急先锋的却是英国媒体,4月8日,英国BBC率先披露,叙利亚反对派武装顽强坚守东古塔地区的最大城镇杜马(Douma)曝出遭到沙林毒气攻击,据当地医疗人员、救援人员表示,杜马镇上方出现毒气向下飘进镇里,造成至少70人丧命。臭名昭著的叙利亚救援组织“白头盔”(The White Helmets)在推特上发出一张杜马镇照片,照片中可看出地下室内有多达数十具遗体。该组织发文表示,死亡人数可能再继续攀升。

  一时间,欧美主流媒体争相报道,美国国务院也跳出来说,“叙利亚政权对自己的人民使用化学武器早有先例,而俄罗斯最终必须承担对无数叙利亚人展开野蛮袭击的责任。”这种情形我们曾经在科沃战争前闻到过熟悉的味道。

  这说明了美国、法国和英国并不甘心在叙利亚战场的失败,他们想要板回一局。很可能会大打出手,只是可惜的很,现在的局面对他们非常不利。

  我在前面的文章里就已经说过了,现在的叙利亚战场,随着土耳其的倒戈,事实上已经进入到了中东战争的第二阶段,即中东地区诸强争霸的阶段。土耳其、伊朗、沙特和以色列、埃及等地区强国将要一决雌雄,展开争霸赛。目前来看,斗争的主线是土耳其联手伊朗、叙利亚对付以色列和库尔德、沙特。

  按照中东战争发展的逻辑,应该是等到地区争霸赛结束了以后,中国和美国两个全球性大国才能介入。对于中美而言,不管是谁,如果没有战略定力,率先卷入叙利亚战场,叙利亚都有可能变成其“帝国坟场”。所以现在许多人都在担心,美国要在叙利亚大打出手了,俄罗斯要撑不住了,然后唇亡齿寒,俄罗斯倒了,中国也会倒大霉了。这些都是无稽之谈,叙利亚战场就是一个陷阱,中国和美国,谁先掉进去,就会变成谁的帝国坟场。

  目前来看,中国是不太可能早早卷入其中的,土耳其和伊朗这两个中东双雄都会站在中国这边,再加上俄罗斯,在中东撑个两三年,一点问题也没有。土耳其已经彻底与美国和西方闹翻天了,法国的介入虽然可以吓阻土耳其军队前进的步伐,但是并不能阻挡埃尔多安剿灭库尔德武装的决心。对于土耳其来说,谁支持库尔德武装,支持库尔德独立,就是它的敌人。显然它现在与以色列、法国和美国已经势不两力,而与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和俄罗斯则是天然的同盟了。所以现在的土耳其现在已经不能视为一个北约国家了,虽然它是北约第二军事大国。

  伊朗这几年一直都是低调的潜行,但是论综合国力,伊朗却丝毫不逊色于土耳其。他的第一号敌人是以色列,第二号的敌人则是沙特。表面上看,在叙利亚战场上,频频露脸的是俄罗斯和土耳其,但是伊朗才是真正的重量级国家。因为伊朗掌握了经伊拉克到叙利亚和黎巴嫩的什叶派之弧,背后有俄罗斯和东方神秘大国的撑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势单力孤的土耳其更强,也比外来户俄罗斯更强。俄罗斯本身也是伊朗请君入瓮给请过来的,就是方便伊朗躲在俄罗斯巨人的后面,背地里动手。俄罗斯派到叙利亚来的军队不过一两万人,但是伊朗却在叙利亚部署了十万大军,其中大多是精锐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

  在这一轮剿灭ISIS头号恐怖组织的战争中,我们只看到了普京在全球媒体上大出风头。然而,我们却很少有人听说过苏莱曼尼。事实上,他起到的作用丝毫不逊色于普京大帝。苏莱曼尼被称作“伊朗的隆美尔”,“中东最强大的个体”,白宫前安全官员理查德·克拉则称,苏莱曼尼拥有“魔鬼般的天才能力”。当伊拉克军队剿灭ISIS以后,伊拉克北部的许多村庄的墙壁上都写着“从摩苏尔到拜阿季,感谢苏莱曼尼”。以表彰他在战胜伊斯兰国的杰出贡献。

  但是很搞笑的是,苏莱曼尼正是从两伊战争中成长起来的军事天才,年仅三十岁就被任命为伊朗革命卫队第一塔拉赫师的师长,誉为少年将军,2011年被授予伊朗最高军衔“少将”,这几年他统帅大名鼎鼎的“圣城旅”和伊斯兰革命卫队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所向披靡,立下了赫赫战功。只不过国内很少有媒体报道他,低调的苏莱曼尼就是低调的伊朗的真实写照。

  美国总统特朗普8发推谴责叙政府军,“被施加暴行的地区已被叙利亚军队封锁,外界完全无法进入。俄罗斯、阿萨德及伊朗要对这场暴行负责,他们将付出巨大代价。”

  4月9日晚23时,特朗普在内阁会议上谴责了叙利亚化学武器行为,并表示他将会在“接下来24—48小时内”,决定是否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而叙利亚政府则向媒体表示,针对叙利亚政府以化武攻击平民指控“百分之百是捏造”,捏造这些故事只是为让美国轰炸叙利亚行动合理化。但是弱国无外交,叙利亚的话没有人听,面对西方的栽脏陷害,俄罗斯都百口莫辩,何况叙利亚。事实任何明眼人都能看出,叙利亚完全没有必要在东古塔战役已经取得胜利的情况下使用化武。

  与此同时,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外交斗争也在紧张进行,由于美国和俄罗斯提交的三份草案,均未能通过。美国起草的决议草案,要求授权各国对谁是叙利亚化武袭击的责任方展开独立调查,俄罗斯投了反对票。俄罗斯起草的两份草案,同样要求进行对化武袭击的调查,但反对独立调查。一份草案要求,调查组织向联合国作报告,由联合国决定责任方,美国反对。另一份要求,总部在荷兰海牙的“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前往叙利亚疑似化武袭击事发地展开调查,美国也反对。

  当然,我们都知道的,在西方大国眼里,联合国就昌个摆设,所谓的联合国决议只是走一个过场,此前美俄均表示要对对方草案予以否决。现在我们就能明白,为什么这一次博鳌亚洲论坛期间,联合国秘书长古铁雷斯要来华访问并参加博鳌论坛了,因为联合国五常只有中国是真心实意地尊重联合国的。

  针对所谓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一事,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莉比当年拿着洗衣粉的国务卿鲍威尔还要霸道。当地时间周一(9日)她对联合国安理会表示,无论联合国允不允许,美国都将对叙利亚政府采取行动,并指责俄罗斯对此“蓄意阻挠”。确实,对于美国来说,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下令。

  从各方面消息来看,美国正在有条不紊地展开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依靠“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事件,舆论准备已经完成,无论事件真实与否,美国都拥有了对叙动武的道义理由。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味道,与当年指控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如出一辙,现如今伊拉克战争已经过去15年,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影子都还没找到。只留下鲍威尔的洗衣粉,成为江湖的传说。

  4月10日19时,在与特朗普进行沟通后,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回应称,叙利亚发生的攻击事件是野蛮的,我们正在与盟国一起努力评估到底发生了什么。4月10日22时,法国总理菲利普称,没有对化武攻击的回应的话,外交手段是不可信的,并将与美国就叙利亚问题密切合作。4月10日2时,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称,法国将继续与英国、美国的盟友就叙利亚问题进行沟通,并承诺法国对叙利亚地区的空袭目标均是化工厂。而据外媒报道,针对“叙利亚化武事件”,法国总统马克龙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两次举行电话会谈,要求国际社会坚决应对。

  与此同时,为了更好应对叙利亚的问题,除了积极与盟友沟通外,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取消4月12日至14日访问拉美,并参加“美洲国家首脑会议”的行程。此外美国唐纳德·库克号导弹驱逐舰目前就位于地中海东部,离塔尔图斯仅100公里,可能率先使用60枚战斧巡航导弹对叙利亚实施打击。

  而美国方面也在加紧调兵谴将,以“杜鲁门”号航空母舰为首的战斗群4月11号离开弗吉尼亚州诺福克海军基地前往地中海执行任务。“杜鲁门”号航母战斗群包括“诺曼底”号导弹巡洋舰(USS NORMANDY),“阿利·伯克”、“巴尔克利”、“福莱斯特·谢尔曼”和“法拉格特”号导弹驱逐舰,“贾森·邓纳姆”和“苏利文”号导弹驱逐舰将于晚些时候加入战斗群,共计有七艘配备宙斯盾的战舰,整个战斗群约有6500名官兵。而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4月10日报道称,德国“黑森”号护卫舰也加入战斗群。

  短短的一个月时间,美国和西方世界与俄罗斯之间就上演了从外交大战到金融大战,再到军事冲突的戏码。想想3月20日特朗普还亲自打电话给普京,祝贺他当选,并称两人将很快会面,这还不到一个月,就走到了战争边缘。面对美国的战争威胁,俄罗斯也毫不示弱,宣称俄罗斯海陆空三军全面战备。现在的问题是,美国和西方是仅仅空袭一翻泄愤,还是真的要夺回推动的叙利亚战场?钻进叙利亚帝国坟场?让我们拭目以待。

  感谢我们的先烈们浴血奋战,建立了这个强大的国家,让我们远离战争与灾难。感谢我们强大的党,我们强大的人民军队,让一切敌人不敢染指。珍惜我们现在宝贵的和平吧,和平不是理所当然的,而是稀缺的,正是那些长眠地下的英烈们,用生命替我们换来了和平。


78345黄大仙救世网| 天机报| 心水论坛| 鬼谷诗| 刘佰温四肖| 水果奶奶| 齐中网| 管家婆心水论坛| 彩霸王| 金光佛神奇| 六合王中王| 威博高手论坛| 香港黄大仙| 铁算盘| 香港王中王|